前浪再绽放系列:潮水已退去搜狐仍畅游

这个问题让很多人感到困惑。随着病毒的衰变,人们的确不再谈毒色变,但深圳、上海、北京这三个中国最大型城市的轮番抗疫,让很多人都感觉到有些疲惫。政府会议也的确做出了“困难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严重冲击时还大”的判断。

其实,市场情绪的低落是众多负面因素叠加的结果。这里面有疫情的反复,有政策的大尺度调整,有贸易战因素,还有科技创新效应的衰减,加起来才给人一种“创业黄金十年”渐行渐远的感觉,人们开始纷纷怀念起互联网引领经济高速增长的2010年代。

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,60岁的俞敏洪带领新东方90后、00后的年轻老师们,通过双语带货直播实现了日均千万的流水顺带股价翻番,才犹如一针兴奋剂让广大网民获得了前行的动力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有几家在不同时代曾经风头最劲的“前浪”明星公司,不但没有被时代洪流所湮没,反而焕发了新的活力,“价值观”这个在2010年代开始滥觞于互联网行业的词,在这些“前浪”身上得到了新的绽放。

这种绽放,在新东方身上有其精彩自救,在联想身上有其科技武装,在李宁身上有其品牌再生,在搜狐身上有其稳重经营。这些昔日的头牌商业明星,集体走向了“真香”。

不知是硅谷巨头带的头还是中国科技大厂带的头,“价值观”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成为了科技厂商自我标榜的高频词汇。他们其中不乏真的道德模范,但也有不少穿帮露馅成为群嘲的对象,比如谷歌的“Dont be evil”(后来谷歌自己都给删除了),Facebook的“”等。

古语说“国乱思良将,板荡识贤臣”,其实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也是如此,因为在涨潮的时侯就是并购扩张、大规模招聘、年终奖喜人,但在潮退的时侯就难免反向操作,“产品线收缩”、“内卷”、“裁员”会屡屡登上媒体标题。2022潮水退去后,你会发现裁员都已经不再是新闻了,甚至大厂都不屑用“优化”这样的词汇了。

6月15日,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,介绍2022年5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。数据显示,5月份,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9%,16-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18.4%,比上月上升了0.2个百分点。

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、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在会上表示:在疫情影响下,企业生产经营困难,吸纳就业能力有所下降;同时年轻人求职更倾向于稳定性强的岗位,加剧了供需矛盾。年轻人失业率偏高需要高度重视。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搜狐这样的“前浪”互联网公司的价值观不胫而走了——潮水退去后,搜狐不但没有裁员新闻登上媒体头条,也与“内卷”、“扩张失败”、“跟风”的标签无缘。相反,搜狐保持盈利,经营稳定,公司福利更是出类拔萃,学霸老板还带头授课为直播代言。

笔者有很多认识的小伙伴在搜狐工作。汇总起来,搜狐出类拔萃的员工福利有却不限于:

近年来,互联网行业中员工加班猝死的新闻屡见不鲜,关键是加班文化、内卷与宫斗还不一定能换来好结果,有可能半年后这个业务线就整体消失了。

著名媒体人程苓峰就曾经感叹,他在很长时间内认为互联网公司是没有原罪的清白之身,是资本主宰世界的希望,但到2010年代他失望了。

“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只有一些目标,应该有一些价值观(的追求),应该更高一点,就是包含一种责任在里面。”

在张朝阳的管理下,搜狐是一家名副其实的不打空头支票,对员工尽职尽责的公司。明星公司曾经有很多,但能穿越数个周期,“司设”稳定、员工口碑上佳,这样的公司很少。

这些“前浪”公司在水落石出后获得人们的尊敬,“道德风尚奖”只是次要原因,更关键的还是这个群体实现了稳定经营、再创佳绩甚至逆袭翻盘。

众所周知,资本寻求的是增值,这就难免会“无序扩张”。但既然是“无序扩张”,那就难免因为脚步回收而产生重复建设、资源浪费与商业霸凌,同时还会在内部产生战略制定与管理文化的动荡。

人们经常看到聚光灯下的风光无限,却忽视了若干年之后的“司设”坍塌。实际上,几家公司攀上赛道之巅的同时,就意味着很多公司的灰飞烟灭。门户大战、百团大战、社交大战……最新一拥而上的赛道则是新能源造车大战。

作为国内最早的门户网站之一,搜狐穿越了数个周期走到现在,经营稳定、实现盈利。

“曾经除了有名有钱之外,还拥有的是狂妄。现在也还是有名,也还是有钱,但是没有像当时那么在舞台中心的那种感觉了。因为这个事情对我是已经不重要了。现在,我是当一个好的管理者,当一个好的经理人,要把企业做得很扎实。”

2008北京奥运会,搜狐拿下了门户网站独家战略合作,那一年也是互联网广告份额超越传统广告的一年,搜狐可以说赚的盘满钵满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启后,搜狐的确有几年陷入低谷,但并没有倒下。在张朝阳“满血复活”之后,搜狐几乎每年都上一个新台阶。

以媒体业务为核心,现在的搜狐是“五朵金花”产品同时绽放,视频内容矩阵架构完整。

“五朵金花”中,首先是搜狐PC门户。这是很多人现在依然在用的PC应用,上班时候需要打开电脑,这是搜狐最历史悠久的品牌,早期积累的大量用户还在使用。

第二朵是手机搜狐网,它是基于H5浏览方式来浏览的,现在很多人依然喜欢这种方式。因为它是一个通用的浏览器,而且可以搜索到很多大流量的内容。

之后还有App形态的三朵:搜狐新闻,,狐友。狐友承载了社交功能,搜狐新闻和则定位于资讯和娱乐,三者形成了良好的产品闭环。

在移动互联网滥觞之后,内容生产的最大特点就是帐号化,而搜狐在这方面是有一个立体布局的,通过搜狐号打通,只要搜狐上一发表,五朵金花上都可以看到。之后,搜狐新闻等三个产品都是AI人工智能的算法分发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搜狐还有一个少见的能力,那就是自制剧能力。从2017年开始走上“小而美”的道路,有剧库,有自家艺人。现在的搜狐,已经趟出一条长视频、短视频与直播相结合的道路,其中不乏爆款。比如《他在逆光中告白》、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系列IP作品。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透过女性视角洞察社会百态,极具现实意义的社会议题获得高口碑。

难能可贵的是,张朝阳亲自上阵将自己的认知盈余拿出来,在直播中开设物理课,屡次登上热搜,取得了商业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。

7月13日,张朝阳夜跑北京二环受到关注,与物理爱好者们边跑步边聊物理边直播,花费5个半小时跑了35km,再次创新知识科普直播新场景。

此外,《张朝阳的物理课》完整课程回放只能在APP上观看。张朝阳希望通过他的课程能带动更多人来看知识直播。同时,已陆续邀请各领域的头部播主入驻,包括北京交通大学理学院教师陈征博士,科普“银河系的形成与发展”;康奈尔大学物理化学博士包坤,化身“包大人玩科学”,带你了解太阳系八大行星的秘密;还有食品科学博士朱大洲分享科学膳食指南”;昆虫博士罗心宇讲述“蚂蚁神秘王国”的故事等等。

在2022年退潮之时,与大量科技公司相比,搜狐是一家经营状态十分健康的公司:盈利而无负债,没有“无序扩张”,没有“虚假宣传”,员工福利出众,战略路线清晰。

在“创业黄金十年”潮退后,很多评价体系已经重塑,也应该重塑,因为信心需要重塑。

6月份,新东方的港股股价翻了近7倍。这仿佛是一种昭示,昭示着包括搜狐在内的司龄20+的前浪们,在2020年代将掀起一种别样的商业浪漫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